落墨无离

纵然天地孑然无处放声哭





是个莫得感情的填坑机器而已了


总有一天我会走,但我永远爱你

我真的是除了学习什么都想干

2019-11-21

紧赶慢赶我总算叨叨上了

落笔之前,想过无数个开头,无一例外是什么“我终于杀死了那个自己。”、“我死了。”、“我再一次亲手杀死自己。”

呸!你瞧瞧,大过生日说自己死了,这吉利吗!

但我确实“死”过很多次。最近一次是十七岁的自己,再往前是十六岁,不过也不是每年都算一次,最后也就是十一岁和十二岁,十四岁。

我姑且把每次性格大变动称作死亡,或是重要阶段称为死亡。童年期结束是一次,现在是未成年结束。

顺带拐个弯,害,这次着实有点感动,具体原因就不说了。从前臭屁认为过生日老子天大地大,结果某次挨了顿毒打委屈了一个月,后来是家人病了,生日那天只有我一个人在家里写作业,这才意识到,老天管你狗屁,生日算个球。

于是在故作老成...

2019-11-18

本来今天打算更文的,但是我生日有点小惆怅,我决定,咕咕一下

2019-11-18

我缓缓敲出一行问号

2019-11-17

不行我一定要写文了

2019-11-17

我操,我初中同学是神仙,生日贺图好可爱呜呜呜

2019-11-17

我一定要学会画画

2019-11-16

康一眼有狐?
我感觉没人看
现在想坑

现在就一暴躁老哥,谁撞枪口我刺谁,少来给我抖机灵

坑底还有人,会写。

2019-11-13
1 / 14

© 落墨无离 | Powered by LOFTER